墨洢

  一切都那么自然,像是发生了无数次那样。
  那少女和邱冥轩聊得很开心。
  邱冥轩的笑容不是礼貌性的,而是发自内心的。
  我知道,因为,我与言修,邱冥轩自八岁相识。
  只是,我好像从未真正地了解过他,邱冥轩。
  我可以通过言修的眼神,动作,言语知道言修想让我执行什么任务,原因是什么。
  但,邱冥轩,我忽然间就觉得我真的特别不了解他。
  比如那个笑容,我只见他私下在言修和我面前出现过。
  应该……在我面前,也出现过吧。
  少有的几次公共场合见面都是,客气礼貌且疏离的笑容。
  而现在,他在...

  程肃琰又转火我:“你这种身份,如果我是你,连门都不会出。就算你现在是温文的徒弟,也没有什么好了不起的。”
  宋宇寒周身的气息也降了几度。
  要知道宋宇寒在众人面前一直是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的角色。
  “好了,够了。”仍是温和的语调,却带了些许冰渣。
  “你竟护着她。”程肃琰恼怒。
  “她以后会是我的秘卿。”
  “这种人有什么好的,我妹妹比她好不知道多少倍。”
  为什么要拿我和你妹妹比呀!
  你妹妹,程素香,整天只知道挑我的刺,找我的麻烦。
  她自小受的是程家最好的教育,得到的是程家最好...

  坐在餐桌旁,身边是温文一直在念叨言修,吐槽言修为了追媳妇已经把他这糟老头子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  尽管温文一直聒噪无比,我却不想阻止他,总觉得心里有些慌,像是有什么超出掌控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。
  走到街上,发现星海楼门上挂上了红绸,张扬又喜庆。
  不过星海楼面前围满了人。
  我尝试了一下,根本无法“和平”地挤进“包围圈”。
  为了不迟到,只好动用元,掠过人群头顶,落在星海楼门口。
  却见文子夏、子游与宋宇寒、程肃琰,四人面对面对峙着,气氛颇为紧张。
  “你怎么在这?”宋宇寒问。
  “诶呀!南溪,你总算来了...

  书房内的香炉中的香薰生成的烟袅袅上升。
  明明是让人稳定心神的香,一位中年男子却有些焦虑地踱步。
  门开了,推门的是一位十二岁的孩子。
  尽管年纪还小,但那斜飞入鬓的剑眉彰显着这男孩的未来的不凡。
  他恭恭敬敬地行了礼:“父亲,您找我有何事?”
  那男人叹口气,幽幽开口:“你也知近日皇上在为太子找伴读。”
  男孩低下头,没有让他的父亲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,神秘的红色光芒。
  男人将放在桌上的有着金色花纹的简章递给男孩。
  金色,昭示着皇室。
  这便是皇上传唤男孩入宫的诏令。
  男人望...

  几天后,京城的街头巷尾传遍了一个消息。
  众多百姓对此议论纷纷,皆传言:
  天凤之命之女降生,命格富贵不可言。
  皇上听了手下的汇报,眉头微皱,闭上眼睛,靠在椅背上。
  再度睁眼,充满威严:“把他们传的那女孩带入宫中,郑亲自培养。”
  查证时,却发现牡丹齐放之时有两名女婴诞生。
  一是丞相楚靳臣之女楚楚,另一个是平民程家女儿程采采。
  当消息传到兵部尚书朱赫明那时,他叹口气,顿了一下提在手中的笔,说了句:“要辛苦那平民家的女儿了。”
  又继续写笔下那幅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。

  梁业九年...

  梁业八年,初冬,京城一个荒凉的院落。
  一株牡丹花树忽然抽出了新叶,枝条散发着柔和的光。
  慢慢地,花树顶上长出了一朵花苞。
  这朵花苞的花瓣一片一片,优雅地向外洒开。
  花是极纯净的白色,在花瓣的边缘,有一层淡淡的晶蓝。
  一时间场面极为诡异。
  若是曾经院子的主人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惊讶的。
  这株花树自栽种后近千年未曾开过花。
  开到盛时,牡丹花树化为一个女子,款款向前走。
  她身着白裙,裙摆上铺满了白色的牡丹,不显眼的绽着,却让女子更为华贵。
  女子的眉间正好印着一朵晶蓝的牡...

  梁业七年,皇后诞下一子。

  皇上龙颜大悦,大赦天下。

  封为文昭太子,名谨尔。

  话说,有一个老人。
  他家门前有两座大山,分别是王屋和太行。
  没错,这位老人就是,愚公。
  某天,赑屃看他和家人搬山搬得太辛苦了,于是做好人,背走了这两座山。
  不巧的是,赑屃走到一半累了,就不管不顾地丢下了两座山。
  而赑屃丢山的地方正是人皇的宫殿。
  那宫殿就这样华丽丽的被压塌了。
  人皇瞬间不爽,我可是人皇,你怎么能把我的宫殿给压塌了。
  于是,人皇找到了龙王。
  龙王也很无奈。
  本来我儿子是想做好事,结果没办成。
  龙王只好问人皇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
 ...

  传说,龙王有九个孩子,每个都不相同。
  也都没有成龙。
  老大,囚牛,热爱音乐。
  老二,睚眦,喜欢杀戮。
  老三,嘲风,好险又好望。
  老四,蒲牢,好鸣好吼。
  老五,狻猊,喜静却爱烟火。
  老六,赑屃,热衷负重。
  老七,狴犴,坚持正义。
  老八,负屃,喜爱文学。
  老九,螭吻,天性司水。
  这九位大神又不喜爱管理海中的事。
  只能让龙王那位想退休的老人家继续坚守岗位。
  他们就整天在六界到处乱晃,让他们的老爹整天为他们收拾烂摊子。
  不...

  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言修这么说。
  我有些诧异。
  这人究竟是谁?竟然让言修如此上心。
  “也好。”那女子,也就是凤鸾珮笑了。
  言修对我挥挥手:“你就留在这里,帮我看着一下。”
  说罢,他就和那女子走了。 
  具体后来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  只是言修对那女子颇为赞赏,不只是学识,还有功力和医术。
  那相见恨晚的样子,简直了……
  后来,言修三天两头地跑出去,对待应天学府就像邱冥轩对待皇宫一样。
  还把我丢给温文教导。
  这就直接导致每次温文看见言修总要调侃...

1 / 4

墨洢

© 墨洢 | Powered by LOFTER